第35章 識破

“江總,怎么回事?”女人驚訝問。

江安寧和女人躲到一邊,沒有讓警察和金大川看到他們。

聽到女人詢問她,沉著臉說:“我哪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“我怎么辦?”女人嘟著嘴問。

江安寧深吸口氣,給方言打電話,讓他送這個女人離開。雖然沒有做事,但是酬勞一分不少的給她,只是讓這女人嘴巴嚴實一點,不該說的話不能說出去。

離開醫院,她接到楚煜的電話。

這幾日楚煜都沒有找她,看來是上一次楚老爺子的警告起了作用。

“有事?”江安寧冷淡問。

楚煜問:“你跟金大川是不是有過節?”

江安寧挑眉,哼笑說:“你從哪里聽來的閑話?我跟他都不認識,能有什么過節。”

“那就奇怪了,聽說這兩日二哥想著法子的整治他,今天終于搜集夠了他偷稅漏稅的證據,直接交到法院。恐怕下半輩子,他都要在監獄里度過。我查了一下,最近跟他有過節的人也只有你。二哥這么做,難道不是因為你?”

江安寧一顫,原本心里隱約的想法變成事實。

頓時一顆心五味雜陳!

楚煜又不高興地說:“安寧,你跟二哥已經離婚,最好不要再有糾纏。爺爺本來就不高興我和你的事,如果你還和二哥糾纏不清,爺爺更不開心……。”

江安寧不等他說完就把電話掛斷,現在她心里很亂,沒心情跟楚煜周旋。

猶豫半天才撥通楚堯的電話,不過還未開口,楚堯就先聲音低沉的說:“我讓阿元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江安寧答應。

很快,楚堯的車過來接她。

車子一路向北,把她送到郊外的溫泉山莊。

周易在門口迎接,看到她笑著說:“江小姐,總裁派我在這里等您,帶您進去。”

“周易,你在楚堯身邊多年,你知道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嗎?”江安寧跟著周易往里走,走進電梯里突然開口問。

周易愣了一下,一臉不解的問:“江小姐的意思……。”

“你知道我說什么,楚堯一向潔身自好,更何況我是他離了婚的妻子。”

周易低頭輕笑,緩緩說:“我也不太清楚,感情的事嘛……如人飲水冷暖自知。我至今還記得總裁剛剛被您逼婚的時候,是多么痛苦,誰能想到短短數日,總裁竟又對您這么上心。金大川的事,可是總裁費了很大心思,老爺子還不知道,知道了恐怕又要把總裁叫過去責罵一頓。”

江安寧狠狠蹙眉,低著頭沉默。

她不是單純無知的小女生,楚堯這么做的目的她怎會不知。

如果是前世……就算是今生她剛剛醒來的時候,看到楚堯為她做這些,也定然高興瘋了,這輩子認定楚堯不會再變。

可是偏偏是這個時候。

偏偏是她被男人傷的千瘡百孔,再也無法對男人生出好感的時候。

喜歡又如何?

曾經的周少棠、楚煜又何嘗不是真心喜歡過她,但是面對新的誘惑,所有的情愛都變得一文不值。

相信男人會愛自己的女人最愚蠢,因為愛的主動權在男人手上。一旦他拿回去不愛你了,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
“總裁,江小姐來了。”周易推開門,向楚堯稟報。

楚堯躺在休息室的躺椅上,他面前就是一池溫泉。

上一世江安寧跟楚煜來過這里,知道這樣單獨的包間價格不菲。上一世楚煜也是帶她來這里,極盡溫柔纏綿,在這里徹底俘獲她的心。

沒想到這一世也是這個地方,四處張望,似乎也是這個包間。

楚堯竟和楚煜在做同一件事!

“金大川的事你知道了?”楚堯起身走到她身邊,低著頭聲音低啞地問。

他長得好,聲音也好聽,一開口說話低沉的嗓音能讓人酥到骨子里。

江安寧穩定心神,才抬頭看他回答:“知道了,為什么?我以為,上一次我已經說得足夠清楚,我不喜歡你,而且也不打算再和你有任何瓜葛。”

“晚了,江安寧,是你先招惹了我。招惹了我還想跑,你以為我是什么?”楚堯突然伸手將她拉入懷中,捏著她的下巴。

江安寧心驚,被楚堯強大的氣場亂了心神。

“楚堯,你真的是楚堯?”

不對,這不是上一世的楚堯!

她怎么現在才察覺,早就應該想到,上一世的豪門白蓮花即便人設變了,也不會變化如此之大。

這個樣子的楚堯她也并不陌生,當年被逼著離開云城衣錦歸來的楚堯,一出現也是這樣龐大的氣場。

本來楚煜對她不必如此心狠,繼承楚氏集團的楚煜已經無所畏懼。

可是突然歸來的楚堯讓他慌了神,這才想靠聯姻強強聯手對付楚堯。只是當時她傻,以為她為楚煜付出所有最終嫁給楚煜的必定是她。

但楚堯的歸來,讓她認清現實。

在楚煜眼中,她從來都只是一顆棋子、棄子!

“楚堯,你是不是……也……重生了?”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捕鱼大师破解版 配资平台 股票指数多少 湖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湖北11选五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任六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外汇投资理财3万6万骗 华东15选5官方同步 下载幸运快三官网 股票行情软件有一天的数据不显示 中国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股票查询60070 配资公司网站一卓信宝配资23 辽宁省十一选五 必中三头六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