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我已經嫁人了

今天是向、季兩家大喜的日子,也是季楚苒和向廉結婚的日子。

婚禮儀式結束后是敬酒環節,在此之前,新娘和新郎要去休息室換上另外一套禮服。

休息室其實是酒店的總統套房,專供新人休息使用,季楚苒徑自走進最里面的房間,順手反鎖上門。

等到把華麗繁重到令人喘不過氣的婚紗褪下,她長吐出一口氣,光潔白嫩的雙足從地上的婚紗中抽出來,輕松地踩在一旁的柔軟地毯上。

接著,她轉身去拿擺在床尾的禮服,之前敬酒的禮服和一套向夫人給她的首飾放在一起的,可是現在首飾還在,禮服卻不見了!

如果遭小偷的話,為什么價值千萬的首飾不要,偏偏要偷一件禮服?

就在她擰眉思索之際,安靜的房間內突然響起一道低冷的男人嗓音:“你是不是在找這個?”

聽聲音像是……時晏則。

季楚苒嚇了一大跳,轉身想看清楚,結果也不知道怎么了,她腳下絆到了婚紗,身體失去重心……

一只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,她繼而被男人帶到懷里。

季楚苒的臉也撞到了男人結實冷硬的胸膛,捂著被撞的額頭,抬眼對上一張冰冷緊繃的俊臉,轉而看到他手里攥著的正是她的晚禮服。

她下意識伸手想拿回來,他長臂輕輕一抬,躲開了。

“時先生,可以把我的晚禮服還給我嗎?”季楚苒臉上綻出恰到好處的微笑,疏離客套的語氣像是兩個人從來沒有過瓜葛。

“時先生?”時晏則諷刺地嗤笑,微瞇起眸,邪氣放肆的目光在她白皙玲瓏的曲線上來回游走,“那一晚你可不是這么叫我的。”

季楚苒手指蜷縮了一下,一邊不動聲色地收攏雙臂橫擋在胸前,一邊風輕云淡道:“有些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,不用記得太清楚。”

“你不記得了是嗎?我會讓你記起來。”時晏則大手驀地扣上她的纖腰,薄唇貼在她耳邊,嗓音低啞的吐氣:“那個晚上你和我……”

“時晏則!”季楚苒掙扎,一連后退了好幾步拉開距離:“我已經嫁人了,請你自重!”

“你嫁人了?誰允許的?”時晏則咬牙,攥著鮮紅晚禮服的大掌逐漸收緊,用力的程度仿佛在捏著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。

一個月前,她親口答應了他的求婚,并約定一個月后舉行婚禮,一個月后他如約從國外出差歸來,卻聽到她要結婚的消息。

那一刻,他感覺自己遭遇了此生最大的背叛。

季楚苒有一瞬間的心虛,知道他想要一個解釋,可她一時半會真的沒法給他解釋。

“不管怎么樣,我現在是向太……”

第二個“太”字還沒說完,有人突然敲門。

“楚苒。”是向廉的聲音:“禮服換好了嗎?我們該走了。”

這時的季楚苒身上既沒有婚紗,也沒有禮服,只有上下兩片單薄的貼身衣物,而時晏則就算全身上下衣裳整齊,可他人卻出現在她的房間,被人看到的話,滿身是嘴也說不清。

季楚苒不想惹麻煩。

偏偏這時候時晏則突然放開她,邁開長腿,大步往外走去。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捕鱼大师破解版 新加坡股票指数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项目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宁夏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购买网站 大发快三点数计划在线 新东方股票代码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青海快三推荐号 山东11选5爱彩乐走势图 新手玩股票投资多少 湖南快乐十分技巧方法 吉林快3在线购买 体彩6十l开奖结果查询